脑洞继续…首领办公室的日常

“呜哇,等一下!” 领导了港口黑手党近十年,让整个黑暗世界为之颤抖的男人惨叫道。
“红叶!这是我一生的请求啊,快点把我可爱的十二岁的中也酱还给我。”
对面有着艳丽红发的女人只是微笑着刻意放大了她手中的照片一点点被撕裂的声音,“森先生,没想到十年过去了,您还是对旧日的好时光念念不忘啊,嗯?”她露出了夜叉般的微笑。
那个孩子,中原中也,确实是让她歉疚一生的人,如果当初是她将他领走的话…… 女人的目光又不自觉的移到了相片上,相片里是一个有着卷曲橙发和澄澈蓝眼的熟睡着的娇小洋装少女。她又露出了可怕的微笑:“你到底趁中也不知道的时候,拍了多少他的照片?全都给我销毁。”
“啊,这个的话大概是做不到了呢~...

脑洞...假如森鸥外领走的是中也

假如森鸥外领走的是中也,守备范围是12岁以下的...会很棒吧(并不)。

“我明白了,首领。”手术刀扬起,将血液印刻在墙壁之上。
“前任首领在病症之际任命我为下任首领,听到了吗,你就是证人。”陈述句的语气。转过身,意料之中的看到橙发少年眼中对血腥的渴望和对头狼的仰慕。
男人嘴角扬起诡秘的弧度。真是个乖孩子啊,中也。就这样,一直一直地,仰望着你的头领吧

我爱冷cp,winter is coming(˶‾᷄ ⁻̫ ‾᷅˵)

OA脑洞

这注定是不平静的夜晚,属于哥谭的夜晚。

    Jason Todd在这里经历无数战斗,有时是为了保护她,有时是为了破坏她(当然他没有成功),他发誓,他绝不会在自己有限的生命中对此感到厌烦。但当他第五十二次看见又一个某不知名反派露出狞笑,拼着手骨错位的疼痛将手中有着可疑颜色的药剂恶狠狠地扎进夹住他身体的nightwing的大腿时,他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全哥谭和全布鲁德海文的人都知道, nightwing是omega,不然他极佳的柔韧性和超赞的臀有什么用处呢?所以,地下世界中少数人“这是真的,相信我,看我塌掉的鼻子...

达米安终于明白,原来母亲对于格雷森的厌恶是源于生物本能—就是猫讨厌柠檬那样.
母亲的精神体是一只沙猫,这是奥古的猫科精神体传统.但发现格雷森的信息素是柠檬味的,这就是一个他不愿回想起的意外了.事实上,当他追着提图斯闯进格雷森并不常住的卧室,嗅到那陌生的气息时,战士的本能就在阻止他前进,但猫科的好奇心使他发现了...

自觉最近品味有点奇怪,听的歌要不就是整首5分钟一直在重复3句歌词,要不就是整首5分钟一共只唱了30秒...还是只有3句歌词(。-_-。)

【授权翻译·R76R/隐麦藏】饮我此生

刀...

一条鱼。:

这是AO3上作者zerotransfat守望先锋同人“且当时日将尽(and When my times is up)”系列的第二篇“饮我此生(drink down my days)”,原文地址见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76630,已取得作者授权,授权在原地址下评论中可见。 


该文是译者AO3下R76tag扫文扫到现在,少有的几篇40米级别斩舰刀。依读者的理解不同,可能会在刀糖混合中读出味道珍稀的暖甜口感,但终究是一把快准狠的刀子。不过可以的话,译者希望平日只吃happy ever after的读者...

你知道的,不论我们是谁,不论我们在哪儿,我们最终都会去同一个天堂。

突然发现,jean和scarlett拥有着相似的经历啊...
#稳重可靠的男友被那个走狂放路线的野汉子勾搭走了# #每天生(shan)死(xia)决(ren)斗(yan)真是够了# #让他悲伤的唯一方法是告诉他对方的死讯#

占tag抱歉

《Just one yesterday》——Fall out boy

I thought of angels

Choking on their halos

Get them drunk on rose water

See how dirty I can get them

Pulling out their fragile teeth

And clip their tiny wings

Anything you say can and will be held against you

So only say my name

It will be held against you...

1 / 2

© 纵横道 | Powered by LOFTER